新蔡县浩慨婴儿玩具有限公司

童话玩具:80后玩具设计师自制“西门蜈蚣”(组图)

摘要: 80后玩具设计师自制“西门蜈蚣”(组图)黎浩,80后,土生土长的老广州,玩具设计专业毕业,从事玩具设计,爱玩具,爱设计,爱漫画,喜欢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件设计成动物形体,呼吁对民间艺术、传统文化和濒危动物的保护。No.1之王者故事黎浩喜欢把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件,制作成一些快要消失的东西,例如濒危动物 ...
80后玩具设计师自制“西门蜈蚣”(组图)

  黎浩,80后,土生土长的老广州,玩具设计专业毕业,从事玩具设计,爱玩具,爱设计,爱漫画,喜欢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件设计成动物形体,呼吁对民间艺术、传统文化和濒危动物的保护。

  No.1之王者故事

  黎浩喜欢把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件,制作成一些快要消失的东西,例如濒危动物,又如部分即将被遗忘的民间艺术和传统文化。他以广佛人常见的茶楼竹制类餐具,制作成形似的西门蜈蚣,更设计独特的“超人模型”魔鬼鱼先生,还绘制了不少以农历年份、节庆等抽象事物为形象的"机器",如名为《辛卯》、《中秋》等的机器。黎浩说,他在报道中看到,西门蜈蚣的民间节庆文化曾经盛极一时,现在“舞蜈蚣”的艺人却很担心“蜈蚣”能否一代代传下去。“希望这只茶楼版西门蜈蚣能够作为一种记录和纪念。”黎浩说。

  第一次把西门蜈蚣变成艺术品参展

  黎浩把自己制作的“西门蜈蚣”归为装置艺术的一种。西门蜈蚣从设计到成品出炉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是上班之余,在晚上完成的。他觉得很有趣,茶楼文化是广府文化的标志性事物之一,而“舞蜈蚣”作为潮汕文化一个少为人知的小细节,二者之间竟有微妙联系。

  一开始,黎浩的眼光落在了茶楼的种种竹制餐具上,例如蒸笼。“我看蒸笼,总觉得它像一种什么东西,很有一种把它变成另外一种事物的欲望。”黎浩说,随后,他从蒸笼想到了龙、蛇两种动物,最后,他想到了蜈蚣。把许多个蒸笼侧着放,正好组成了蜈蚣长长的身体。一想到蜈蚣,他马上想到了西门蜈蚣。

  “我是读玩具设计专业的,从毕业到现在,都很幸运地在做自己喜欢的本专业,澄海是广东一个生产玩具有名的一个地方,以前我常去那里出差,听过关于西门蜈蚣的说法。”黎浩说,他并没有见过真正舞蜈蚣的节日现场,只看到一些资料,跟广东其他地区舞南狮、舞人龙可以相媲美。“只是在报道上看到现在舞蜈蚣的民间文化远没有过去繁盛,舞蜈蚣的艺人很担忧以后会失传。”黎浩说,“我就想做一个广府茶楼版的西门蜈蚣,作为一种记录和纪念。”

  其实,黎浩对于“舞蜈蚣”的接触,最早并不是在参加工作之后出差碰到的。“我想粤语区的80后小时候都会记得有部电影叫《黄飞鸿斗铁公鸡》,里面就有舞蜈蚣的武斗场面。”大概是因为对电影场面印象深刻的缘故,当他到外地出差,偶尔听人提及“舞蜈蚣”,便在脑海留下印象。

  创意解决蒸笼连接和蜈蚣承重

  锁定了用侧理蒸笼为蜈蚣身体造型之后,黎浩开始思索如何把蒸笼连接起来。做玩具设计的他熟悉机械原理,发现蒸笼是两面内凹,于是用角码贴住蒸笼上下,把木片固定在两个蒸笼的角码之间,以此作为连接。蜈蚣是“百足之虫”,如何做好蜈蚣的足,是很重要的。“我最初设计的蜈蚣只有四个脚,希望把蜈蚣高高立起来,可是承重上解决不了,最后只好按照"百足之虫"的样子给它安很多脚。”记者看到,蜈蚣的脚竟然是茶楼点餐时使用的号牌,蜈蚣头上的长触角,竟然是茶楼煮面用的长筷子,而蜈蚣的尾巴,是茶楼穿食物串子用的竹签片。而最令记者惊讶的是,蜈蚣的头部,竟然是用鞋子做成的。蜈蚣口正是鞋头剪出来的特殊“鱼嘴”。问起蜈蚣圆脑袋里的充实物,黎浩的回答是:“买新鞋子的时候,垫在鞋头的泡沫片。”鞋子跟茶楼固然没有什么联系,但他的本意是,把一些常见的物件,制作成一些快消失的,提醒人们记忆的实物。

  形体出来之后,便是打磨和上色。为了制作西门蜈蚣,他又搜集了一些关于西门蜈蚣的资料,发现“舞蜈蚣”最早就是从西门村流传出来的。现实版的舞蜈蚣跟电影中的舞蜈蚣不尽相同。电影中的蜈蚣只是武斗场面的“工具”,现实版舞蜈蚣色彩艳丽,“这应该是民间艺术的普遍特色。”为了保留这个特色,黎浩为蜈蚣锁定的集中强烈的对比色:白色丙烯作为底色,深蓝作为内部颜色,荧光绿作为边缘颜色,红色作为蜈蚣身。这样,一只活灵活现的“西门蜈蚣”就在今年7月完工了,8月第一次在广州地王广场的展览中亮相。

  以"魔鬼鱼先生"呼吁濒危动物保护

  黎浩的另一件艺术品魔鬼鱼先生也于今年夏天在北京潮流展上亮相。魔鬼鱼是一种濒危动物,“因为它们长得扁扁的,比较丑,又经常自己跳上岸来,渔民看了很害怕,把它们称为"魔鬼鱼",还大肆捕杀它们,但其实它们是很善良的一种动物。”黎浩说,“我给它编了一个故事,就是后来上帝为了保护魔鬼鱼,就赐给它们力量,于是魔鬼鱼变成了由超能力的战士魔鬼鱼先生。”后面的故事黎浩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希望能以此呼吁濒危动物的保护。

  出于对机械结构的艺术敏感,黎浩还绘制了不少以农历年份、节庆为“形象”的机器,笔者姑且把它们称为“中国风机械”。这些插画中,有名为《庚寅》的机器,有名为《辛卯》的机器,还有《中秋》、《遥控龙舟》等机器。黎浩的这一系列插画是2009年开始的,于是从过年的时候就画了《庚寅》:“当时我想把它画成过年用到的机器。”黎浩思考了一些问题,例如机械这种东西对于现代文明和传统文化的影响,“过年有一些很传统的习俗,会不会有一天高度依赖机器的我们把过年要做的事情都让一台机器来实现呢?”记者看到,《庚寅》上有利是封、炮竹、春联等等。而《辛卯》这太机器看起来像一只快乐奔跑的兔子,只是更抽象了。兔子上的拨浪鼓是我们熟悉的传统玩具,它更像一种快乐的符号。类似的“中国风机械”黎浩已经绘制了有十余幅。

  (本报记者 张淳)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No.1之入选理由

  黎浩以广府茶楼用具(包括蒸笼、号牌、竹签等)设计制作了广佛地区第一条长1.6米的艺术品“西门蜈蚣”,参加广州、北京等多地巡展。所谓“西门蜈蚣”,指的是广东澄海西门村特有的民间文化“舞蜈蚣”。把西门蜈蚣艺术品化,并且在其他大城市进行巡展,黎浩是第一人。

  No.1之我要打擂

  如果您也喜欢以茶楼用具制作成各种艺术品,想挑战本期擂主成为广佛No.1,请联系本栏目,广佛No.1和本期设擂者欢迎您,见证您的王者风采!

  报名方式:  短信至:13416126593或 zhenyuedanhuai@163.com

  《广佛NO.1》有声版

  广东电台新闻台(FM91.4,AM648)逢周一至周五19时至20时播出新闻专题《直播广东》与本报进行有效互动。其中周一19时30分至20时播出羊城地铁报专栏《广佛No.1》的广播版,邀请当事人进行直播访问并加入电台听众报料环节,敬请关注。点击进入首页

«上一页 1 2 … 3 4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