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蔡县浩慨婴儿玩具有限公司

晚安玩具熊:深圳第一代打工妹见证中国玩具往事

摘要: 深圳第一代打工妹见证中国玩具往事▲昨天,凯达玩具厂员工深圳30周年聚会在蛇口华洋酒店举行。图为昔日姐妹再次见面,分外亲热。深圳商报记者薛云麾摄昨天,凯达玩具厂姐妹们再次聚首,每人拿到了一本深圳商报记者采写的《深圳打工妹》。深圳商报记者薛云麾摄这是凯达女工提供的老照片。谭湘海(左)和邓阳智(右)参加了昨天的聚会,他们希望通过本报能找到当年的好友凌雪 ...
深圳第一代打工妹见证中国玩具往事

  ▲昨天,凯达玩具厂员工深圳30周年聚会在蛇口华洋酒店举行。图为昔日姐妹再次见面,分外亲热。  深圳商报记者 薛云麾 摄

  昨天,凯达玩具厂姐妹们再次聚首,每人拿到了一本深圳商报记者采写的《深圳打工妹》。  深圳商报记者 薛云麾 摄

  这是凯达女工提供的老照片。谭湘海(左)和邓阳智(右)参加了昨天的聚会,他们希望通过本报能找到当年的好友凌雪艳(中)。  谭湘海供图

  “瞧,我前年就上了商报了。”再聚首,女工们回忆当年岁月。  深圳商报记者薛云麾 摄

  深圳商报记者 蒋荣耀

  2月19日,百余名第一代打工妹在蛇口集会,庆祝他们进入深圳三十周年。

  蛇口的凯达玩具厂是中国最早的外商独资企业之一,当时也是蛇口最大的外资企业,在很长时间里撑起了蛇口的“半壁江山”。1982年的2月19日,百余名韶关姑娘经过数天奔波来到蛇口的凯达玩具厂。此后的3月到8月,先后有肇庆,汕头和梅县数批打工妹来到这家工厂。

  凯达打工妹群体经深圳商报率先报道后,被公众认为是中国第一代打工妹的“经典样本”,她们的故事先后登上数十家电视台和报纸杂志。

  “凯达的记忆之所以永难磨灭,是因为在那些日子里,我们为了改变命运而拼命学习和工作,这是那段生活留给我们的财富。”组织昨天聚会的郑艳萍告诉记者。如今获得法学硕士学位的蛇口工会女工部长郑艳萍是最早从韶关来到蛇口的女工之一。

  多少记忆涌上心头

  “第一次来蛇口,虽然是三十年前,但是许多景象清晰得跟昨天似的。想到过去的姐妹,掐指一算,有的已经二十几年没有再见过面,这心情用心潮起伏,真的一点没有错。回来的头一晚,我怎么都睡不着。”专程从韶关赶来参加聚会的甘惠英告诉记者。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黄晓媛。聚会前一天,她接到外地赶赴蛇口聚会的几个姐妹,然后就在宾馆聊了一整宿。“那时候我们都是十八九岁,虽然选择了来蛇口,但是内心还是很忐忑很挣扎的。起程那天,韶关的火车站热闹极了,都是赶来送别的,车里车外一片哭声,在月台上送行的父母兄弟则追着列车朝前跑。”黄晓媛告诉记者。

  尽管第一批凯达女工今天大多年近半百,但是在聚会现场,她们表现出的激动、兴奋,仿佛仍在青春的岁月里。在昨天的聚会上,那些久别重逢的工友紧紧拥抱,尖叫,大笑。记者发现,每一张笑脸上,都挂着泪珠。

  中国用工制度变革的标志

  郑艳萍在聚会现场说,进入凯达打工成为中国劳动用工制度变革的标志性事件,这是她们当初绝对没有想到的事。随着进入蛇口和深圳特区打工群体的激增,“打工”成为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词。据国家人社部统计,如今全国每年外出务工总人数已经达到2亿。

  在蛇口的发展进程中,国家、外来资本和打工妹是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据资料记载,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蛇口工业区与外商订立的劳务协议规定,每个打工妹每月800元人民币,提供假期、宿舍和食堂等福利。但是在分配时,一般打工妹的月基本工资是120元人民币和120元港币,外加浮动工资如敬业奖(勤工)、花红(超产奖),另外还有60元人民币膳食补贴。这样她们每月实际所得大约在400元人民币左右。被称为“蛇口之父”的袁庚曾说过,蛇口发展主要靠吸引外资来建设开发,更靠普通劳动者的双手来创造。

  西方社会学家曾经来到蛇口,对外来资本为什么特别“青睐”年轻的中国打工妹进行研究。他们从凯达的打工妹身上发现儒家价值系统的三个方面:“自强”,强调自我改进;“安分”,做配合其社会身份的事情;“顾家”,肯定家庭对个人的重要性。

  “虽然凯达是为一家香港独资企业工作,但是我们更愿意把自己看成是特区事业的建设者。在凯达工作的每天早晨,我们骑车匆忙走过工业区的道路时,看到‘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大幅标语,就觉得自己有一种使命感。”如今已是平安保险高级经理的李慧莲这样说。

  第一代打工妹命运备受关注

  1995年,凯达迁移东莞,结束了在蛇口13年的历史。数千名打工妹,从此星散各地,开始她们人生中的另一段征途。在长达数年内,深圳商报记者在国内多地追踪了凯达员工的命运轨迹。2006年底,深圳商报率先报道了凯达玩具厂的打工妹群体。2007年初,深圳商报举办了凯达员工25年聚会,近400名当年的凯达员工参加了当年的聚会。

  在离开凯达玩具厂后,原凯达员工中有一批人通过业余时间勤奋攻读,成为蛇口工业区所属单位的干部,有了自己新的事业和新的身份,一批人先后离开凯达创办自己的企业,成为最早到市场的大海里畅游的勇敢者;一批人先后去了美国、加拿大、智利等国经商或读书,目前大多在海外经商;一批人相继通过招考进入深圳经济特区的一些单位,大部分目前从事管理工作;一批人仍然在深圳的其他外资企业,她们目前大都是工厂的中高层管理者;也有一批人坚持到凯达搬离却没有离开蛇口,她们中的一些人已经退休或待业在家。

  在聚会结束时,郑艳萍告诉记者:“在这次筹备过程中,我们姐妹们决定今后每年都会举行聚会。不管当年的打工生活有多少酸甜苦辣,我们都心怀感激。在凯达的岁月改变了我们的一生。”点击进入中外玩具网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